首页>新闻中心>县区快讯>静宁

热血威龙 忠魂常舞——揭秘被历史尘封的静宁籍抗战老兵屈玉堂

    时间:2021-01-13 09:33 来源:静宁县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静宁县 【选择字号:

2020年9月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开辟的敌后战场和国民党指挥的正面战场协力合作,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局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是全体中华儿女勠力同心、以弱胜强的雄浑史诗,显示了中国人民和中华儿女坚不可摧的磅礴力量!” 

  ——题记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借柳条湖事件悍然攻击中国东北军在沈阳的驻地——北大营。自此,中国开始了长达十四年、从局部到全民的抗日战争。 

  当时的甘肃省静宁县处于抗战后方。但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静宁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共度时艰、共赴国难。在捐粮、捐物、捐款的同时,不少热血青年积极报名参战。为了拯救民族危亡,他们勇敢地参与到了抗战激流中,以血肉之躯抵抗侵略者的疯狂进攻,为民族和国家负伤、流血、牺牲…… 

  静宁籍军人的足迹遍布了喜峰口、卢沟桥、忻口、太原、平型关、绥远、台儿庄、中条山、淞沪、枣宜、常德等全国抗日战场。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战中,战死沙场、以身殉国的平凉现辖区抗日将士372名,其中静宁籍102名,接近三分之一。绥远战役牺牲的49名平凉籍将士中,静宁籍达41人。共产党员、山西霍县游击大队排长王耀成在与日军作战中英勇牺牲,其事迹被当地人编成歌谣传颂:“王排长,王耀成,他是甘肃静宁人。参加八路整五年,他是共产党的好党员。” 而隶属于国民党国民革命军(现统称中国军队)中的静宁籍抗战老兵因时世变化被尘封在历史卷宗中。迄今发现,静宁籍抗战将士中军阶最高、参与抗战时间最长、参加战役最多的老兵屈玉堂,就是其中一员。 

  屈玉堂像刘国鹏提供 

  日前,记者会同《静宁文史》特约研究员李忠良、王小龙、马晓云、赵福社、马广平及政协干部胡敏乐等前往静宁县公安局档案室寻踪解密,仔细查阅了《静宁县公安局案卷1960年4月卷》。同时,前往静宁县雷大乡屈岔村寻访屈玉堂女儿屈若花、屈淑珍和孙刘国鹏。在他们的尽力协助下,通过整理得出静宁籍抗战老兵屈玉堂的相关资料,基本理清了其一生参战的历史脉络。    

  一 家境贫寒,投身行伍 

  屈玉堂,1913年出生于静宁县雷大乡屈岔村一个普通的农户家庭。因家境贫寒,自记事起就开始放羊、割草、做家务,稍长即跟随父母在田间劳作。屈玉堂自小聪慧好学、志向远大。在十三岁那年,家境稍微好转时,他百般祈求父母,才得以去私塾读书。但只读了两年,便遭遇了民国十八年的陕甘大旱。其时西北各地饿殍遍野、土匪纷起,树皮剥食无存,草根搜掘殆尽,卖妻鬻子,及至人相食,惨不忍睹。在家中口粮断绝的情况下,屈玉堂不得不中断短暂的学堂时光。1929年3月,冯玉祥西北军在静宁招兵。为了活命,屈玉堂报名参军,并跟随部队徒步到达驻地西安。 

  1929年5月蒋冯战争爆发,屈玉堂随宋哲元部参战讨蒋,因西北军将领韩复榘、石友三通电拥蒋,背叛冯玉祥,西北军实力和士气受到重挫,不得不退回潼关据守关隘。屈玉堂随西北军撤回西安。 

  1930年4月,蒋、冯、阎之间再次爆发中原大战。战争初始,西北军一度势如破竹,但由于晋军作战不力,逐渐陷入困境。9月,张学良通电拥蒋,挥师入关,占领华北,反蒋联军失败。西北军将领要么投蒋,要么脱离,余部在宋哲元、张自忠、赵登禹等人的带领下,退入山西,屈玉堂随宋哲元残部驻守河津。1931年1月,西北军残部被张学良收编,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29军。晋东南是阎锡山经营多年的地盘,29军驻扎晋东南寄人篱下,军费无着,穷困潦倒,士兵们衣衫褴褛,形同乞丐。1932年8月,国民党中央行政院会议任命宋哲元为察哈尔省主席兼29军军长,屈玉堂随所属部队随之向华北一带转移。察哈尔虽仅辖16县,地狭人稀,天荒地老,但29军毕竟有了落脚之地。不久,29军扩编为三个师辖八个旅,1932年后半年屈玉堂升任班长,随部队调往北平以东的通县、三河、蓟县一带驻防。    

  二  喜峰口抗战,作战英勇 

  1933年2月,日本关东军进攻热河,热河省主席汤玉麟率部脱逃,日军进占承德。3月8日,屈玉堂所在的29军109旅在旅长赵登禹率领下在长城要隘喜峰口与日军展开血战,以大刀队与日军短兵相接,经过激战,砍杀日军5000余名,炸毁大炮18门,取得了自“九一八”事变以来的首次大胜,史称“喜峰口大捷”。 

  1933年6月,第109旅扩编为第132师。屈玉堂随师长赵登禹驻防张北县。因其在喜峰口作战勇敢,战功突出,1934年1月屈玉堂晋升排长。1935年8月,132师随第29军移驻北平南苑,整军练兵,准备抗日。1936年2月,屈因老人患病请假返回静宁,与本县威戎镇寨子村李豆叶结婚。婚后十天,接到部队信函,称日军侵入华北,频频滋事,战局紧张,令其速返军队准备应战。屈玉堂执令即返,回到北平后就投入紧张的战前训练。中国军队为应对急剧恶化的华北时局,补充29军人员和装备, 1936年后半年屈玉堂升任连长,移住河北省任丘县。1937年春季,屈玉堂等1500多名中下级军官被选拔输送到由军长宋哲元任训练团总的“国民革命军第29军陆军检阅使署军事训练团” 受训。他们高呼“誓雪国耻,报国雪恨”的口号,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准备与日军作战。但开课训练才三个月时间,卢沟桥事变就发生了。 

  三  卢沟桥事变,浴血奋战 

   

  图片来自网络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当宛平城枪声响起时,屈玉堂所在的29军官兵奋起抵抗,喊出“保卫领土是军人天职,对外战争是我军人的荣誉,务即晓谕全体官兵,牺牲奋斗,坚守阵地,即以宛平城与卢沟桥为吾军坟墓,一尺一寸国土,不可轻易让人”等悲壮之语,他们在装备落后的情况下死打硬拼,给日军以痛击。7月8日,蒋介石向宋哲元29军将领发出了“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并属全体动员,以备事态扩大”的电令。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了抗战史上最为激动人心的演讲:“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同日,国民政府紧急拨发300万发子弹与大批武器装备运往29军,命令孙连仲、商震、庞炳勋、李默庵、关麟征、刘勘等率部火速推进至保定与石家庄一线布防,协同29军与日军决一死战。7月25日,廊坊之战打响。29军所部爱国将士奋起反击,经过失守、攻复后,终因实力不支,抵挡不住日军疯狂进攻而撤出廊坊。1937年7月28日,日军在中国屯驻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指挥下,调集屯驻朝鲜军第20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旅第1、第11旅团,驻屯中国步兵旅团约1万人,在100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发起全面攻击。当时,屈玉堂所在的132师驻守南苑,是日寇攻击的重点目标。集结在平郊南苑一带的132师及军事训练团1500名将士仓促上阵,与凶悍的日军展开血战。日军凭借优良武器和大批坦克战车步步紧逼,并以飞机数十架低空轮番轰炸,由晨至午,片刻不停。因宋哲元一度有求和思想,导致南苑直到大战到来的最后一刻都未能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仅以简陋的营围作掩体,在敌机疯狂轰炸扫射下,营围被撕成碎片,营房变为一堆废墟,守军部队受到极大钳制而无法反击。随着通信设备被炸毁,各部队与指挥部联络断绝,守军指挥失灵,致使秩序大乱。战至28日拂晓,守军伤亡惨重,南苑失守,官兵奉命向北平城撤退。在大血战、大混乱、大溃退中,29军副军长佟麟阁、132师师长赵登禹及其所属3000余名官兵不幸阵亡。军训团受训的不少军人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而此番苦战中,屈玉堂因身先士卒,战功卓著,被晋升营副。    

  四  台儿庄战役,死里逃生 

   

  图片来自网络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国民革命军进行了整编,将第29军第37师、第132师和师部特务旅合编组成国民革命军第59军。屈玉堂132师随军长张自忠开赴冀南鲁西一带抗战。 

  1938年3月16日,日本第二集团军大举进攻山东滕县,台儿庄战役拉开序幕。而此时升任骑兵营长两个月的屈玉堂,随59军投入到了台儿庄外围战场。 

  此役,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亲临台儿庄指挥,采取积极防御战法,以一部担任内线防御,另一部置于外线作战,攻防结合,围点打援。 

  1938年3月初,日军坂本第五师团进攻临沂,企图南下与矶谷廉介会合占领台儿庄。但在临沂以北汤头遭到庞炳勋第三军团坚决抵抗,双方鏖战数日,庞部成功将日军阻住,但伤亡过半,向李宗仁求援。张自忠奉命率59军紧急驰援临沂。屈玉堂和132师将士一昼夜急行军180里赶到临沂前线,未作休整,即投入连场大战。双方激战5昼夜,击溃日军第五师团3个联队,使日军苦战经旬,付出重大伤亡,也未能攻克临沂城。日军第五师团被击溃后,屈玉堂所在的132师接到命令“准备向泗水、滕县转用”。可当他们冒雨开进途中,却突然接到命令再次开回临沂。原来,日军第五师团发现59军率部撤出临沂,马上就向临沂发起了反扑。屈玉堂随军又投入第二次临沂战役,经过终日血战,斩断了北路日军的左翼,粉碎了板垣、矶谷两师团会师台儿庄的计划,造成了矶谷师团孤军深入台儿庄被我军围歼的契机,从而为台儿庄大捷拉开帷幕。 

  1938年3月24日,日军精锐师团矶谷廉介逼近台儿庄,向中国守军猛烈开炮。中国守军既无平射炮,又无坦克,全凭血肉之躯与坦克搏斗。连攻三天,矶谷师团才得以冲进台儿庄城,铁血方刚的中国军队至死不退,双方展开巷战,每个阵地几次易手,守军士兵身绑炸药包,扑向敌群和坦克,与敌同归于尽,大街小巷敌我尸体堆成山包。激战半月,敌人伤亡惨重,没有援兵支援,补给线被切断,已无力再战,遂不得不撤退。守军乘胜反击,将台儿庄敌人全部肃清,将日寇赶至峄县、枣庄一线。 

  由于中国军队英勇奋战,在台儿庄及外围藤县、临沂阻击战中获得大捷。以伤亡2万将士的代价,击溃了日军两个最精锐师团的进攻,歼灭矶谷廉介混成旅大部、坂本支队一部,共计1万余人,缴获各型火炮70余门,坦克40余辆,装甲车70余辆,汽车100余辆,枪械1万余支及其他战利品。消耗了日军有生力量,迟滞了日军进攻速度,为部署武汉保卫战赢得了时间。 

  日军为报台儿庄之仇,纠集13个精锐师团30万军队企图围歼中国军队第五战区主力于徐州,李宗仁认为日军机械化程度高,徐州无险可守,在此搞徐州会战要吃大亏,于是主动撤离,为抗日战争保留了军力,为持久抗战留下了时间和空间。 

  但此役中国军队伤亡巨大,守卫滕县的川军第122师5个营3000余人,在师长王铭章指挥下,与敌血战3天,最后全部壮烈牺牲。张自忠第59军伤亡愈万人,从3月25日至29日,第59军每天的伤亡人数竟达一千多人。第678团2营、第226团6连和10连、第227团12连成建制战死沙场,无一生还。屈玉堂等将士得以幸存,不只是个人之大幸,也是抗日军队之大幸。     

  五  转战湖北,抵御日寇 

   

  图片来自网络 

  徐州会战后,国民政府将第59军第37师、第132师扩编为第77军,冯治安任军长,王长海任132师师长,隶属第1集团军。1938年12月,第77军隶属第33集团军。屈玉堂随132师撤出徐州后,参加了豫鲁皖边战役。1939年进入湖北,参加湖北抗日主战场枣宜会战、鄂西会战等大战。1940年5月16日,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在枣宜会战中阵亡殉国后,冯治安继任第33集团军总司令,何基沣继任第77军军长。1940年冬,屈玉堂在湖北荆门集体加入国民党,1941年5月,调任132师副官主任,6月选派到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住址老河口受训。1942年3月调任132师附员(中校,副团职级)。屈玉堂跟随77军132师在湖北抵御日寇达6年之久,他们用血肉之躯保卫了鄂北豫南大片国土,日军始终未能向西推进,从而牵制了大量的日军,为抗日的最终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     

  六  解甲归田,侍奉高堂 

  1944年因家中老人病重,屈玉堂离开了他鏖战11年的抗日战场,回家侍奉高堂。1946年因家务不和,屈玉堂离家出走,在郑州遇到同僚、已在国民党30师任副师长的王子亮,初在该师政治部任科员,后任师军官队附员。1947年9月间被派到西安留守处看守废弃物品,1949年4月间离开军队回家,结束了20年的军旅生涯。作为文武兼习、深谙兵法战术、与日军作战11年的中校军官,在国民党急需军事指挥人才之际,屈玉堂一线带兵、加官进爵的机会很多。但这时国共内战爆发,削弱了屈玉堂的英武意志,他放下了对付同胞的枪支,在军需废弃仓库混了几年军饷,见国民党党内腐败严重,前途无望时,他便解甲归田,回到静宁为老人养老送终。    

  七  身陷囹圄,不幸离世 

  屈玉堂是幸运的,11年抗战血雨腥风,他侥幸地躲过了枪林弹雨。但令人扼腕叹息地是,在1955年12月,因其国民党党员的身份和伪军官的历史被羁押,1956年1月12日被正式逮捕法办,1960年5月18日被判刑10年,1961年3月4日在监狱去世,走完了他坎坷的一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冤假错案,1983年5月14日,静宁县人民法院(83)静法刑字第5号】宣布屈玉堂无罪,为其平反昭雪。 

  和屈玉堂一样,在抗日战争期间,隶属于国民党国民革命军中的抗战老兵,包括作战于国内正面战场的将士和赴缅远征军将士,由于时代局限和政治原因,大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冲击。改革开放后,虽然得到平反昭雪,没有了政治压力,但其抗战功绩仍被历史尘封,甚至湮灭,鲜为人知。 

  89年前,当积贫积弱的中国遭遇日本帝国主义列强们践踏和欺辱时,中华民族的热血男儿挺身而出,他们以自己的胸膛迎向日寇的刺刀,把悲壮的背影留给同胞;他们义无反顾的拥抱死亡,把生机留给父老大众;为了国家和民族,血战到底,誓死不退,宁可战至最后一卒,最后一滴血,也未曾屈服……为了民族自主和国家独立,他们以风华正茂的年龄,把最宝贵的青春交给了“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时代。如果没有他们当年的牺牲和付出,我们中华民族的煌煌历史只能被外强敌寇所改写。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的壮阔进程中孕育出伟大抗战精神,向世界展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伟大抗战精神,是中国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将永远激励中国人民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    

  谨以此文,致敬所有为国家请缨和民族存亡浴血奋战过的抗战老兵!热血威龙,擎我华夏;忠魂不灭,江山永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