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
首页>人物>你我身边的人和事

功源惟行--张瀚如书法艺术探论

    时间:2017-07-06 09:59 来源:张瀚如 责任编辑:周明 【选择字号:

张瀚如

  缘结书法艺术是我今生最美的收获!

  不期而遇张瀚如濡毫吮墨,纵笔墨舞,犹如神遇迹化的“启功体”,幻化出迷人的魅惑之功,激荡起人们追忆启功大师的情感波澜。大师虽去,书魂犹存;功源惟行,臻于化境。这是张瀚如书法艺术给我最直观的印象。

  连日来,与张瀚如一路偕行,一路谈艺论道,一路观其书写体势,我走在探寻其书艺心路历程的路上。张瀚如在中国艺术家西北书画创研基地纵笔疾书,赢得观者“启功传人,后生可畏”之赞誉;在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抓喜秀龙草原藏家为牧民题写书联,赢得游客声声喝彩;在天祝县文化馆挥毫泼墨,雪域牦牛画家奥登馆长动情勖励:雏隼振翼。故欣然就其书艺渊源与流变作一探论。

 

 

 

  

  童子功夫,悟性为上。

  一如中华少林功夫,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曾令多少英雄豪杰为之倾倒,我们可知那精湛的武功,矫健的舞姿,是从孩童起就练成的功与力、精与气,从而让中华武术国粹名扬四海。

  张瀚如自4岁起习书练字,以“永”字八法起步苦练笔画,从不轻慢一点一横、一撇一捺,对书法养成了一种特殊的意趣和灵性;从读帖临帖揣摩笔法,领悟书艺要旨,从小练就了扎实的童子功夫。7岁时暂露“头角”,深受乡邻和师生羡慕,有赖乡儒贤达引荐,成为著名国学大师启功先生最小的关门弟子,继而幸得衣钵真传,从此走上传承赓续“启动体”的书艺之旅。

  承启功以开新风,先器识而后艺业。以一家立骨而后广收博采,书与文双修,形与质相映,情与法交融,刻苦磨砺,长期锤炼,“味钟张之余烈,挹羲献之前规”,“溺思毫厘,沦精翰墨”,化大家之长为我所用。徜徉美学艺术畛域,深受朴茂书风熏陶,如同站在巨人的肩上,张瀚如的书艺之路被开拓出了一片灿烂的前景。启功大师培育的一株艺术幼苗,在国学的沃土上生根、开花、结果,萌发出了元气淋漓之象。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融会贯通,自成风格。众所周知,启功大师的书写范式,在当今书坛艺苑堪称一个时代的标杆,后人高山仰止,难能超越。综观张瀚如的书法作品,与启功先生体势相同,有形似之处;风格相近,但贵在神似,其书艺的深度,从承继到创作的转换能力以及创新的高度,无疑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张瀚如生于1986年,正值而立之年,人虽年轻,但研修启功书墨已有二十三载,书法功力深厚,书艺趋于成熟,书风自成一格,堪为当今书坛艺苑一新秀。悟性高、入门快、得道早,以此誉之实不为过。

  张瀚如有艺名曰:守墨,源自书法“知其白,守其黑”经典之论,可见一斑他由兴趣生发到专注修炼,由师法大家到“中得心源”的书艺心路履迹。再仔细揣摩他的书法作品并与其倾心交谈,深知他是一个有思想、有追求、有个性的青年书家,令人刮目相看。

  张瀚如今日之笔力、笔法、笔意,实乃旷日持久的刻苦修炼、志向高远的不懈追求和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所然。日本著名企业经营之父韬盛和夫先生在他所著的《活法》一书中说:“是什么造就了平凡人的不平凡业绩,是那一股专注同一件事而不感到厌烦的力量,以及一天天去累积的持续力。”张瀚如积二十三年修炼之功,笔耕不辍,墨染人生,这是他书艺成功之活力源泉。

  张瀚如现已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侨商艺术联谊会理事,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至今,已获得中国(长沙)首届“欧阳询杯”全国书法展优秀奖,“西雁杯”全国书法展三等奖,第四届“梁披云杯”书法大展提名奖,全国中青年书法百强提名奖等。其作品先后入选首届全国手卷书法展,第十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第三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展,第三届全国行、隶、草及册页书法展,第四届西部书法展,孙过庭、王安石、沈延毅全国书法展,等等大型书展。其作品被毛主席纪念堂、河北美术馆、甘肃荣宝斋等机构和个人收藏。

 

 

 

 

 

  

  师在出新,臻于化境。

  探寻张瀚如习书修艺之路,从师出新之道,运笔书写之妙,概而言之,博观约取,淘沙沥金;师在出新,臻于化境。这也印证了凡书家一致的共识:每学古人自知不足,既生今生安可无为。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张瀚如在继承启功先生“衣钵”的同时,曾转益多师,先后得到沈鹏、欧阳中石、李铎、范增等书法大师的耳提面命,悉心指导;也曾追慕“二王”、“颜柳”、张旭、怀素、米芾、王铎、文徵明、祝允明等古贤,以求笔意本真;还曾遍临诸帖,探究行、草、隶、篆笔法神韵,结体妙理,乃至书法的“精、气、神”。无论是临摹古代书法先辈名帖,还是从师求教当代书法大家,张瀚如始终怀着一颗谦恭、仰慕和教畏之心,形成了他二十多年来如一日的追求动力和探索品格,不断助推他的书艺向纵深发展。这是张瀚如书艺日益精进的“渊源”。

  综观张瀚如近年来所写的诸多作品,或横幅、或条幅,或联幅、或斗方,或扇面、或册页,多以传统文化为书写内容,他写经史子集的古训名句,写唐诗宋词的名言佳句,写感悟自然、人生、艺术的心得之句,他巧妙地把诸家笔法笔意融通贯通,体势行草相参,笔画方圆结合,结体纵横交错,以自己对汉字形体的独特理解进行极富个性的艺术表现,在审美视觉上给人一种古中透着新、新中含着古的奇丽娇健、宽厚纯朴、庄重大气之惑。“二王”之飘逸,赵孟之流美,柳公权之端庄,苏东坡之浑厚,魏碑之遒劲,唐人的工致,深深地熔铸在他的笔墨之中,笔法不同,气象全具。

  张瀚如的书艺来路纯正、功底扎实、笔力稳健,提笔所书,一任自然,心无所碍。大,可收得住;小,可放得开;重,可以轻相救;轻,可以重相补;斜,则以正相助;正,则以斜取势,随心写来,一任度化,自然成韵,全篇浑然成章。

  观其笔法,张瀚如创造性地运用了古人及现代前辈大师的运笔之法,逆中有顺,顺中有逆,变化方圆,指腕并用,提得起,放得下,随放乍起,显示出灵动活泼;急转直下,横出斜行,显示出势态生动;紧急中,指、腕、背、肘并用,全身之力、全副精神,铺洒于纸上,更显出笔力矫健。

  观其气韵,张瀚如书艺最显沉雄、稳健、笃实、宽厚之风韵,书写跌宕多姿,信手拈来,却深浅有度,忽大忽小,令人不可扑捉;浓淡之间,游刃有余;笔速疾涩互换,气韵贯通;意在笔先,心手双畅;墨断意连,笔融神畅。

  观其章法,平淡中出奇巧,奇巧中有法规,以白记黑,黑白相映;实处有虚,虚中有实,气息自然,常态中愈显奇绝。紧中常有变化,松中更显筋骨,如乱石铺街,错落有致,自然成章,更是他的特质。

  张瀚如书法独具匠心,意态变化之丰富,执笔用运笔之绝妙,体式造型之奇特,显示出书法艺术的开阔大化境界。他的书法艺术坚定地承继了传统书艺的魂灵,充分地表现了中华文化的精神,也弘扬了中华书法艺术的优秀品格。他以自己扎实的修炼之功,尊师重道的虔诚之心,臻于化境的艺术之悟,创出了属于自己的,也独树一帜的笔墨语言和书写范式,从而构筑起了一个有生命、有活力、有气韵的书写世界。

 

  三

  书卷之气,文脉为本。

  张瀚如的书法在坚定地追随启功大师笔韵,继承传统书法精髓的基础上,充分彰显了笔墨的张力或、感染力和表现力,具有较强的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这源于他深厚的国学造诣以及书史、书论的精深研修,创造性地把中国文字恢复到其本源境界及多重“复魅”,故能“驾驭笔墨,激扬文字”。他以传统书法元素为先导,以汉字的结构形体之美为基本架构,以传统水墨结合现代艺术构成作为辅助,以深度挖掘所选择的书写内容,即汉字所包含的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为旨归,进而表达创作者本人不与他人相同的艺术理念与思想感情,形成了气势典雅,书风豪放,笔融神畅的艺术风格。

  与张翰如接触越久,越能渐入其内心深处;与他交谈越多,越能感受其文化学养。透过张瀚如书法作品,首先感受到的是他丰厚的文化内涵,而后细品笔法笔意,方可深悟其笔法之妙,书艺之“道”。诚如启功先生,学养丰厚,书艺超群,无意张扬,其著书立说自成为一代人的楷模、一个时代的书法标向。张瀚如在修艺的同时,始终坚持艺与文同修,技与道互进,情与法相融,广泛涉猎绘画、雕塑、舞蹈、音乐、建筑以及历史、地理、哲学、文学、民俗、宗教等方面的知识,对《中国书法史》《书法正传》《古代字体论稿》《中国书法论著辞典》及历代碑帖、古代诗词典籍更是批阅累读,多读书、好读书、善读书,以文化修养和知识积累不断提升自己的书艺境界。

  张瀚如的书法不仅笔墨旷达、功力非凡,更是文采的铺张。与众多书家一味在技能上使劲,匠气有余而少学识滋养。书法不仅仅是书写的艺术,更是书者的文化素质和精神品德、心性修养,作为表达个性的体现,也是书者的精神观照。

  张瀚如亦深谙书画同源、同技、同法、同质、同气之道,将自己的书艺笔法拓展到绘画创作领域,以书入画,两种艺术形式相互演绎,其画作以水墨为主,涉及山水、人物,花鸟,尤以花鸟创作见长,其墨竹、兰花、梅花、菊花均以书法笔法入画,笔朴精妙,意致高远,蕴含了独特的艺术之美。如水墨竹画作,笔法坚挺,用线细腻、圆润;而山石则夹杂着写意画法,用笔粗放。从造型上看,画面中的形象皆从书法笔法中来,写意味很浓,尤其是竹叶,一笔画成,造型精准,风神独具。从构图上看,画面布局合理,疏密有度,虚实相间,清幽,古雅,意境悠长。

  张瀚如的诸多画作,大多通过笔墨技法来描绘自己所要表达的形态和意象,用笔法的重视程度更为强烈。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夫象物必在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张瀚如十分重视笔墨技法在作画中的表现,将书法笔墨与绘画审美理念相结合,将自然山水、人物、花鸟之美妙意蕴体现在一笔一画之中,中锋、侧锋、散锋、藏锋皆有体现,对多种笔法的运用与融合是其画作的主要风格。在他的绘画作品中,长线条一波三折,短线条合理得体,粗线深厚,细线秀美,笔墨含蓄内敛,沉郁刚健,以重笔浓墨勾勒山石、草木,使其显得坚实、苍劲,画面展现出宏大、辽阔的气势和韵味。

  书画鉴赏首在赏心悦目,妙在体情达意,功在传承有绪,趣在形式对比,贵在个性鲜明,高在自然天成。探寻张瀚如书画艺术心路历程,我确认为他的书画艺术书与文相协,体现了启功大师“艺以载道”“书以文托”的翰墨精神,给人以中和典雅、温润峻朗之美。纸与墨相映,形与质相生,情与法相融,随体赋形,顺势而为,展现出了一种清气、静气、文气、书卷气的艺术效果。

  张瀚如用笔墨为我们诠释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幽情壮彩,用心智为我们勾勒出了变革岁月里中华文心学脉精美华章。张瀚如的书艺正朝着这一目标迅跑,其书法定会在中华书法艺苑绽放出更为精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