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

【战“疫”故事】关键时刻,我们党员不能退缩

    时间:2020-03-15 08:50 来源:每日甘肃网 责任编辑:于作鹏 【选择字号:

关键时刻,我们党员不能退缩——崆峒区环卫处职工一线抗疫的故事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国上下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各个行业的从业者直接或间接都投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有这样一些最平凡的人,在最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消除着病毒隐患,保护着市民的健康,让我们一起走近平凉市崆峒区的环卫大军,听听他们的抗疫故事。

 

  提前进入战备状态,时刻做好疫情防控  
  1月22日,腊月二十八。正当家家户户置办好年货,准备欢欢喜喜过年之时,平凉市崆峒区环卫处的领导班子却突然召开紧急会议。“从新闻上大家可以看到,疫情传播是十分惊人的,虽然咱们远隔千里之外,且省内尚未发现新冠肺炎的感染者,但是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环卫处主任郝红红不无担忧地说。“我完全同意郝主任的意见,并建议立即启动医废中心应急预案,成立疫情防控工作小组,全体职工停止休假,正常上班。”副主任朱凤霞当即表态,其他班子成员一致同意启动应急预案,全力以赴做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平凉市医疗废物收运和处置工作,防止“病源”医疗废物出现二次传染。
按照预案要求,当天成立了平凉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朱凤霞担任。  
  朱凤霞立即要求收运部及处置车间工作人员,对车辆、设备进行维护保养,确保疫情一旦发生,收运、处置工作能够即可正常开展,同时采购部分个人防护服20套(非医用),KN95口罩50个。医废中心全员进入到临战状态。
  确诊病例逐日增加,面对风险一马当先
  1月29日,崇信县确诊平凉市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医废中心第一时间和崇信县人民医院取得联系,确定医疗废弃物的收运时间和路线,并告知医院相关人员一定要严格按照规范要求对医疗废弃物进行收集、暂存、包扎、消毒。次日,由刘育坤、王鹏飞驾驶专用车辆往返于崇信县和崆峒区之间收运医疗废弃物,在此后的14天他们每天一个往返。起初,由于防护服难以购买配备,他们只能穿着普通防护服进行作业,而这普通的防护服也仅有一套,他们穿了好多天没法更换。为数不多的KN95口罩也是戴了多天才换,就怕用完了买不到新口罩。
 

  之后,华亭、庄浪先后出现确诊病例,短短几天时间平凉全市就有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住院,成为省内仅次于兰州市的第二大“重灾区”。收运队又增派两辆车负责这两个县的医用废弃物收运任务,遇到特殊情况甚至每天需要17个小时连续奋战。

  2月10日,平凉各县将确诊的8名新冠肺炎患者全部转入位于崆峒区的甘肃医学院附属医院集中治疗。医废中心班子重新研究,细化收运、处置方案。朱凤霞、胡建忠、刘耀、任泉玮4名党员主动请缨,要求担负最危险的收运处置组工作,他们制定了定人、定车、定时、定路线的“四定”和医疗废弃物“不落地”的收运处置方案。

  当天下午4时,收运处置组与甘肃医学院附属医院传染科进行对接,商定运输时间和路线。最终收运时间确定在每日上午9时,路线由医废中心——东台——宝塔巷——平凉市人民医院西大门直达确诊病例传染区。

  2月11日上午9时10分,收运车在经过消毒处理后到达甘肃医学院附属医院传染科后门,这是他们第一次收运高传染性的医疗废物。当看到一包一包的传染性医疗废物就堆放在门口时,仅仅穿着普通防护服,带着普通一次性口罩的他们心中本能的产生恐惧。此时,朱凤霞顾不得多想,对大伙说:“要抓紧时间转运走这些垃圾,造成二次感染就麻烦了”。他们和医院的两名医废管理人员迅速将一包包的传染性医疗废物装入转运垃圾桶中,仅用半个小时就运到了医废中心,开始“不落地”处置。

  2月19日,笔者身着防护服来到位于平凉市郊半山上的医废中心实地采访。看到无害化处置的整个过程,每四个垃圾桶一个循环,经过上料——破碎——消毒——出料,当天收运的94.09Kg传染性医疗废物大约需要50分钟左右处理完成,随后送入填埋场废渣填埋区填埋。朱凤霞告诉笔者,这样处理完是绝对安全不会产生任何污染的。

  截止2月21日,该中心共收集、处置医疗废物49.56吨,新冠肺炎确诊医疗废物2.89吨,隔离区生活垃圾1.85吨,废弃口罩32.5公斤。

  走出车间,笔者询问朱凤霞、胡建忠、刘耀、任泉玮:“虽说你们的工作没有一线医护人员的风险那么高,但毕竟每天还是要收运确诊病人和救治过程所产生的大量废弃物,你们是否动摇过,想着调整到别的岗位上去”?56岁的刘耀是名老党员,他憨憨地笑着说:“有啥可害怕的,干了一辈子环卫工了,什么艰难险阻的垃圾清运任务没经历过。咱是党员,关键时刻朱主任都带头上了,我们还有啥说的”。刘耀的老母亲80多岁,任泉玮儿子3岁,朱凤霞的女儿11岁,从预案启动之日至今,他们4个人都是下班之后统一被安排到指定宾馆休息。20多天没回过家了,他们最想念的就是亲人。为了确保不给家人传染,只能等到疫情结束后,再单独隔离14天后他们才能与家人团聚。胡建忠说:“天天顿顿吃盒饭,现在就想吃老婆做的饸饹面。”

  朱凤霞告诉笔者,各级领导得知他们在没有正规安全防护的情况下“裸奔”作业非常着急,经多方协调紧急调运,终于在2月12日,为医废收运、处置人员配备上了二级防护用品。

  群策群力抢修设备,关键时刻迎难而上

  就在“抗疫”工作如火如荼、有条不紊进行时,意外情况突然发生。2月15日,整个上午的收运、处置工作都非常顺利,正当大家准备吃午饭时,车间班组报告设备出现故障停止运转了。大家都以为是平常的小问题,焊一下就好了。可当维修工把拆下来的压力变送器断裂处进行焊接后仍不能正常运行,这时,他们才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损坏的不是一个普通的零部件,而是一个主要的传感器,没有它,设备就不能正确运转。

  朱凤霞立即和远在北京的设备生产厂家技术人员联系,寻求解决方案。对方答复唯一的方案就是换新部件,但换新部件最快也需要3天时间。疫情防控期间,医废中心承担着全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人产生的感染性医疗废物的处置工作,必须日产日清。怎么办?正在所有人都愁容不展,不知如何应对之时,刘劲宏突然有一个提议,新旧设备是同一个处理工艺,可以试着把旧设备的压力变送器拆下来先用,等厂家发过来新的部件再换上。当车间班长任泉玮和两名师傅拆下来后才发现,两个部件的规格竟然不一样,螺杆的长短和螺径不匹配。这时,刘劲宏又想到了办法,只要压力变送器的前半部分的标头部分和新设备能联接上,后面的螺杆、螺径可以找车床师傅加工。值得庆幸的是,接头部分可以联接。下午4时,车床师傅对螺杆进行加工,到晚上7:30,螺杆变径加工完成,20分钟后安装好启动上料。经过两轮调试运行,晚上8时许,维修大功告成,设备又运行正常了。所有的人都欣喜无比,朱凤霞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明早他们又可以正常“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