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

【抗击疫情 文艺助力】抗疫诗歌、剪纸作品选

    时间:2020-03-02 15:57 来源:市文联 责任编辑:王娜 【选择字号:

  在全市万众一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发生了太多感人肺腑、震撼心灵的故事。广大文艺工作者发挥自身特长,用心记录和讲述抗疫故事,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助阵加油!本期“抗击疫情•文艺助力”栏目推出贾建成、马伟、富永杰、高钰、史昀仟诗歌及吕艳丽剪纸作品。

  贾建成诗歌作品

  “武汉加油,我们来了!”

  ——写给崆峒区驰援湖北武汉的医务工作者

  武汉告急  被肺炎戕害的生命告急

  被救援物资的短缺告急

  被缺医少药的险情告急

  这是新年发出的呼救

  这是春天发出的呐喊

  这是大年初三  突如其来的大雪

  没有休止符  时间就是生命

  时间就是一切

  它挡不住一群逆行者

  党员跟我来

  再苦再险  就是刀山火海

  也挡不住崆峒儿女上战场的誓言

  请战书像雪花一样飘来

  驰援武汉  驰援湖北  支援同胞

  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天职

  热血在沸腾  雪花在飞舞

  崆峒雄姿映衬白衣战士坚强的背影

  泾河有情送来满满的祝福

  延恩寺塔祥云朵朵

  春天从这里出发  每一颗

  种子都会点燃希望的火花

  每一颗心都勇往直前  敢于担当

  陇原儿女有一副扛起大灾大难的铁肩膀

  武汉就是我们的家

  病人就是我们的亲人

  新冠肺炎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同仇敌忾  定能打赢这场阻击战

  驰援武汉  是祖国的召唤

  是春天的召唤  是不忘初心的召唤

  打好行装  牢记家乡嘱托

  我们是逆行者

  义无反顾的奔向前方……

  作者简介:贾建成,笔名成鸣,1958年2月生于甘肃省平凉市,平凉知青。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已有数百首(篇)诗文散见于《诗刊》《诗神》《星星》《飞天》《诗人》《延河诗歌特刊》《工人日报》《作家报》等报刊。

  暗藏着有哲理的谒语(口罩)

  马伟诗歌作品选

  劝慰书(外三首)

  蝙蝠    是老鼠偷吃了盐

  新肺炎是人猎食了蝙蝠

  很多的吃   并不是因为饿

  嘴欠

  让我们把自己押为了赌注

  新肺炎是无法预期的

  扩散  就像当初的乐观

  自信而又盲目

  直到现实教会我们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输了就没有退路

  你不必奔赴一线

  蹲在家里闭门不出

  每一天的坚守

  都是对生命的尊重

  对新肺炎抗争的全力以赴

  逆行者

  在树枝抖动之前

  裹一裹衣襟  顺便裹住体内流动的风声

  雪花放弃了随意

  所有的暗示   只为酝酿一场折尽黄昏的雪崩

  很多时候

  我们已无法听从内心的声音

  一树落花的走向

  抛却跟风  尚有太多的言不由衷

  肩   生来承载担负

  以至于弯下腰的那刻

  所有的倔强    已趋于圆润

  当逆流辗转成河

  我们   欠自己一个转身

  钟南山之逆行

  武汉病了

  逃离,是一种本能

  八十四是一个数字

  对于年龄而言

  必然膝下承欢  颐享天伦

  大灾面前

  又一次披挂赤膊上阵

  他说  请远离武汉

  自己却连夜转乘  一路逆行

  口  罩

  戴上它   就完成一次隔离

  包括那些伤人的话

  那些带菌的呼吸

  维护具有双重性

  不波及别人    更可以保全自己

  很多时候的很多人

  总用庆幸

  给自己的鲁莽树一面旗

  总觉得雪花   离雪崩尚远

  孰不知

  足以溃堤的

  常是几只不起眼的蝼蚁

  灾难给我们开示

  口罩   暗藏着有哲理的谒语

  作者简介:醉柳,本名马伟,生于1975年,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崆峒镇寨人。燕京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会员,崆峒区作协会员。有作品散见于《燕京诗刊》《平凉日报》,区文联刊物《暖泉》《诗歌顿乡》。

 

  无数颗星星  照亮漆黑的夜

  富永杰诗歌作品选

  蝙蝠宴及其他

  刚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

  所有的来客在等待着新上市的名菜:帕劳蝙蝠汤

  主儿家说:吃蝙蝠可强身健体、治疟疾、治耳聋、治眼疾…

  说罢,餐馆中一片叫好声、争抢声

  没过多久,一大碗一大碗的蝙蝠上桌了

  只看见,有的人夹起它在翻来覆去地拍照

  有的人干脆把它像包子似的塞进了嘴里

  更显眼的是:墙角一隅的一对

  喝碗汤后,正一遍遍地细嚼残留的骨头

  ……

  就这样,卖帕劳蝙蝠汤的餐馆依旧座无虚席

  想把蝙蝠的肉变成自己的肉

  从而祛病延年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一切仿佛安然无恙,一切正在发生着蜕变

  当天地间堆满累累的死亡

  一切正在改头换面

  当蝙蝠潜入人体之时

  就像摩西五经之一《利未记》中记载的那样

  恶龙、撒旦的危害和蝙蝠毫无两样

  “会遭天谴的”,正如昨天是今天的爆发

  终究会吃上恶果

  失去光泽的土地上,一个会飞的肺炎体

  携同果子狸、骆驼等中间宿主

  已在人类的骨骼、血液之间生根、发芽、开花

  并不断进化、变异,迅速占领家庭、社区、市场、交通…

  以及我们的心肺、双眼

  直到我们的精神和生命走向崩溃

  贪欲为贪欲者敲响了警钟

  灾难是灾难的坟墓,又是出口

  穿过疾肺炎来袭的山河

  一群穿着防护服的天使在请战书上坚定地写下:

  哪里有死亡,就从哪里出发

  我们的父母“打虎”去了——献给无数抗疫一线的战士

  春天就要来了

  说好的一起吃团圆饭

  说好的要一起放风筝、踢足球、堆积木

  一切说好的

  我的爸爸妈妈,你们又一次食言

  离别的那天,天空瓦蓝瓦蓝

  周围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为你们送行

  你们可知道当时的我多么留恋

  回家的路上,街上的人带着口罩

  他们急匆匆的样子

  好像在逃避着什么

  午饭间我问爷爷:爸爸妈妈去哪了

  爷爷说:他们去了武汉、北京、广州……

  去大大小小的城市“打老虎”去了

  我问爷爷为什么流泪

  爷爷告诉我:你的爸爸妈妈让我骄傲、自豪

  ……

  我知道爷爷在说什么

  但我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今天就是妹妹的生日了,小区内一片寂静

  往年的鞭炮声、打闹声好像躲藏了起来

  就连舅舅、姑姑、小姨也不来我家拜年了

  我和妹妹试图给爸爸妈妈打电话

  打了好多次,都无人接听

  爷爷在一旁说:父母可能在给肺炎人开药

  说完从身后举起了一盒蛋糕

  妹妹的生日就要开始了,父母的电话仍是无人接听

  客厅里静悄悄的

  我们各自吃着蛋糕

  忽然,三岁的妹妹对着电视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没错,那铿锵有力的声音

  那口罩之上一双会笑的眼睛告诉我

  荧屏之中的就是爸爸

  余光中

  我再次看见爷爷的眼睛湿润了

  那晚,我抱着父母的睡衣睡着了

  梦里,我们一家五口正围着桌子

  爸爸点着蜡烛

  妈妈为妹妹戴上了王冠

  第六天了

  依然听不到屋外的敲门声

  窗外的街道空空荡荡

  妹妹像往常一样爬在书桌上画画

  画中的爸爸妈妈穿着隔离服

  戴着口罩和护目镜

  我接过妹妹的笔

  帮她在画的旁边写下:

  “爸爸妈妈,我们想你,但我们不哭

  爷爷说你们是英雄

  英雄的孩子不能哭

  我们知道你们也许在救别人的爸爸妈妈

  那么,我们只希望

  让所有的爸爸妈妈都能平安回家吧”

  窗外飘起了雪

  我推开玻璃向外望去

  雪花像抱着无数颗星星

  照亮了漆黑的夜

  其中,几片长着翅膀的雪花

  落在了我的身上

  像父母的来信

  又像父母拥抱

  我不由地捧住一片、两片、三片

  不断的追问

  而追问毫无回声

  雪继续下着

  那沙沙的声响

  一股脑地把我的悲伤哭了出来

 

  天气放晴,当我们在睡梦中惊醒时

  已经是白茫茫的第八天了

  当我走出卧室

  爷爷提着两大袋水果、蔬菜

  踉踉跄跄地进门了

  当我想要接过他手中的重物时

  我忽然深感羞愧

  爷爷的微信响了

  是妈妈发过来的手机

  我和妹妹像扎进了她的怀抱

  短暂的亲吻相拥后,手机那头

  我看见妈妈艰难地摘下了扣在脸上的口罩

  妹妹叽叽喳喳地抢先说:

  “妈妈,你今天是不是没洗脸,脸脏兮兮的

  你的鼻子、脸颊好像还渗血着呢

  是不是打老虎时被老虎抓伤了”

  我插了一句:妈妈,保护好自己

  没等我说完

  手机却在2分36秒间断线了

  再发已无人接应

  又是一个漫长的一天,网上学习完功课后

  我给远方的父亲写下了一份家书:“流感突起,肺炎逼至,

  想父亲安康?

  ……

  您于院中应多加留意,谨防传染。

  吾坚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肺炎肆虐的当下,亦如是。”

  已经记不起是第几天了,下午三点多

  爸爸的电话来了

  我和妹妹与他寒暄了几句后

  爷爷接过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那刻

  我看见爷爷神情凝重

  那神情适合沉默,或倾诉

  电视中整天播放屡增不减的疫情报道

  每听到救护车和警车的声响

  每看到戴口罩奔跑的人群

  我仿佛触摸到颤抖的自己

  ……

  春天已经来了,透过毛茸茸的阳光

  我清晰的看见

  孩子们纷纷跑到院子

  在风中奔跑

  街上的人多了起来,乡亲们提着礼品

  你来我往地交换着内心的哈达

  草木已经醒了

  山上的迎春花开了

  我们问爷爷:爸爸妈妈何时回来

  他指着太阳升起的地方——

  一列插着旗帜的车子正向我们驶来

  老远就听见

  爸爸妈妈在呼喊着我和妹妹的名字

  顺着车子的方向

  我和妹妹高喊着

  “打虎英雄回来了

  打虎英雄回来了”

  作者简介:富永杰,华亭人,80后,系甘肃省作协会员,作品见于《诗刊》《飞天》《崆峒》《北京文学》《中国诗歌》《诗潮》《诗林》等报刊。

 

  待到春暖花开

  我们再度新春

  髙钰诗歌作品选染了病的城

  一座城  染了病

  空旷了 街道

  疏散了 人群

  隔离了 病人

  口罩 鞋套 防护服

  检查  护理 确诊

  疲惫不堪的医生眼睛焦灼  表情痛苦发热、咳嗽、呼吸急促

  等待救助的病人

  媒体是不断上升的数字

  家里是坐卧不安的民众

  我们祈祷祈祷

  早日控制住疫情祈祷

  世间不再痛苦祈祷

  中华大地早日安宁

  蝙蝠的自白

  我不知道我是否丑陋

  恶心还是肮脏

  但我知道,我吃鱼

  吃青蛙、吃昆虫

  我还吸食动物的血液

  为了不给人类带去灾难

  我卑微的躲在黑暗的洞里

  偷看着外面的光明

  我的身体里有无数的病菌

  亨德拉、梅南高,尼帕

  MERS、埃博拉,马尔堡 …

  大多动物 对我避而远之

  唯独 人类

  不知为何

  不远千里  爬山涉水

  把我  找寻

  带着喜悦 把我捕捉

  视我为美味佳肴

  你们看不见?

  我丑陋的模样

  愤怒的眼睛

  复仇的表情

  你们听不见?

  我凄惨的叫声

  嗜血的啼鸣

  看着你

  看着你们

  自食其果的样子

  痛苦的表情 恐惧的眼神

  发热、咳嗽、呼吸急促

  痛苦不堪的死亡

  哈哈 哈哈哈

  这就是报应 报应

  人类

  真的以为你们

  就是食物链的顶端

  地球主人?

  肆意捕杀野生

  一次又一次

  好了伤忘了疼

  没有关系

  大自然替你

  记得真真切切

  因为我们都一样

  是自然界的臣民

 

  逆风而行

  疫情

  不断蔓延

  接连吞噬又一座城

  宽阔冰冷大街

  瑟瑟发抖

  面临新肺炎的恐吓

  在一层薄薄口罩下

  我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每日上升的数字

  犹如雪崩之音

  不断蔓延的疫情

  向我们走近

  通风洗手 居家

  握在半空拳头,只能放下

  就像囚禁的鸟

  守望着窗

  目视那些披着战袍的战士

  逆风而行

  用自己的方式 拯救更多生命

  作者简介:高钰,上学期间校园文学社发起人,副主编。曾用笔名“匆翔”发表诗歌,散文于《南方青年》《打工族》《平凉日报》《九龙》《暖泉》《崆峒》等。

 

  史昀仟诗歌作品

  致白衣天使

  庚子鼠年

  万家团圆时

  新肺炎侵袭人间

  你们放弃团聚

  不顾生命危险

  来到一线

  人们说,你们是白衣天使

  在新肺炎肆虐的战场

  前行

  人们说,你们是万丈光芒

  守护着一位又一位

  受难的病人

  人们说,你们是大海中的灯塔

  越是危险的地方

  就越需要你们

  人们说,你们是病人的希望

  在白色的硝烟中

  战斗

  我只看见你的眼睛

  却看不清你的面容

  厚重的防护服下

  汗水浸透了衣衫

  鼻梁、脸颊全是压痕

  双手被药水泡的通红

  这就是你们

  可敬可佩的天使

  你们用高尚圣洁的心灵

  救治患者

  所有人的希望

  都在你们身上

  新肺炎总会过去

  一切总会过去

  因为

  春已来,希望在

  作者简介:史昀仟,平凉市实验小学五年级三班学生。